夏汉

夏汉简介


夏汉:(1960.3—),河南夏邑人。写诗,兼事文学批评。出版批评文集《河南先锋诗歌论》(河南文艺出版社,2013年)、《语象的狂欢》(南方出版社,2017年),诗集《冬日的恩典》(黄河出版传媒集团/阳光出版社,2014年)、《街头的证词》(南方出版社,2017年)。兼任河南师范大学华语诗歌研究中心(社会事务)执行主任。

夏汉

夏汉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

夏汉:一个观察——或新诗与中国现代文化的双重过滤之必要

在当代语境里,将汉语新诗置于中国现代文化的观照中——尽管有那么多诗歌文本的面世、编选,诗歌现象的经典化努力和诸多肯定性的评价与理论概括,以及风起云涌的诗歌节与诗歌奖,但依然会给人某种无以言说的尴尬或莫名的悲观,这或许缘于新诗
阅读全文
posted @ 2020/3/20 5:28:32 夏汉 阅读(154) | 评论 (1)编辑


《疫病时期的诗学笔记》之八:
置身疫灾,洁岷的思与诗


  灾难之于我们的人类存在,似乎是不遗余力地亲近,所以,我们总是在不断的灾难中度过。那么,作为一个诗人,面对灾难总会有自己的思考,继而在对于灾难的审视与想象中,进入审美的层面,以“从蛆虫织出丝绸的华服”(史蒂文斯)为己任,从逼近的“
阅读全文
posted @ 2020/3/14 4:22:37 夏汉 阅读(176) | 评论 (2)编辑


《疫病时期的诗学笔记》之七:
在灾难中,寻求肯定性写作


  遵循黑格尔的观点,美的事物“是符合自己的理念的事物”,在这里,理念倘若与本质相近,那就意味着事物是自身本质与本真的体现,这样,美与真和善就内在于一个统一体。而诗就可以说是“理念之感性的显现”,“是直观的真理”,是真、善与美的词
阅读全文
posted @ 2020/3/14 4:20:38 夏汉 阅读(151) | 评论 (2)编辑


《疫病时期的诗学笔记》之六:
灾难,与臧棣的疫情简史


  当我们沉湎于荷尔德林“诗意的栖居”被海德格尔拆穿之后,对于诗意与大地的关联也就不做幻想,或者,在酒醉或梦中作一回虚妄的畅想也已经属于罕见。但在汉语诗坛,其悖论是每当灾难到来,不甘寂寞的诗坛顿时便会喧嚣起来,似乎诗意又返回大地,大
阅读全文
posted @ 2020/3/14 4:19:18 夏汉 阅读(175) | 评论 (0)编辑


《疫病时期的诗学笔记》之五:
灾难面前,诗何以发生


  疫病之灾蔓延以来,奥斯维辛这个概念在诗坛引起了广泛的议论,事实上,这是一个有待于我们甄别的概念,即是说,奥斯维辛集中营毕竟是希特勒的种族灭绝的“极端的恶”,而当下的灾难尽管始自于人的贪欲,而后又因迟报、掩盖与推诿导致了失控与蔓延,
阅读全文
posted @ 2020/3/14 4:17:57 夏汉 阅读(149) | 评论 (0)编辑


《疫病时期的诗学笔记》之四:
灾难,与诗的见证


  诗的见证在米沃什那里尽管有着特殊的涵义,但已经在诸多诗人的写作中拥有了普遍的认同并有着自己独有的理解,那便是诗人对于经验的有力回应,而最终转化为“唯一的现实是那艺术作品本身。……在诗歌中这现实恰恰正是词语”(语出曼德尔施塔姆《阿克梅派
阅读全文
posted @ 2020/3/14 4:16:36 夏汉 阅读(167) | 评论 (0)编辑


《疫病时期的诗学笔记》之三:
灾难面前,诗人的写与不写


  齐泽克在一篇文章里列举了这样一个实例:2010年春天,冰岛的小型火山喷发产生的一个云团导致了绝大部分欧洲航班停运——这提醒我们尽管人类拥有改造自然的能力,但其依然不过是地球行星上的另一个现存物种[1]。言外之意,人永远都是在自
阅读全文
posted @ 2020/3/14 4:14:03 夏汉 阅读(171) | 评论 (0)编辑


《疫病时期的诗学笔记》之二:
灾难,与诗人的个人意志

  黑格尔曾说过,宗教往往会要求人们放弃个人意志,然而在世俗生活中,个人意志往往被视为社会秩序的基石。十九世纪美国一位讽刺作家则认为“信念”实际上就是相信某物但又没有证据,所相信的主要来自别人所说,而所说的人对其所说之物其实又一无所知,
阅读全文
posted @ 2020/3/14 4:11:35 夏汉 阅读(166) | 评论 (0)编辑


《疫病时期的诗学笔记》之一:
灾难与诗的行动,或其他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死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死,

望着我。

——里尔克《沉重的时刻》冯至 译


  当一场灾难来临,面对受难者,我们其实是很无力的,惟有祈祷或给予遥远的安抚之心,而这些也是无用的。作为一个诗人,耽
阅读全文
posted @ 2020/3/14 4:09:53 夏汉 阅读(162) | 评论 (0)编辑


《无从说起》之十二:
谶语


庚子年二月,十四,午间有梦,记之


在午后,你本该隐匿的

竟出现了。惊扰履新者的窃喜,诳言

和案上的公文。瞥见一幅字

正翩舞于督府上空,菊头蝠衔着

录音带唳声划过。天空,雷雨

骤降,刷洗着面罩嘴脸。那么多的

哭泣依
阅读全文
posted @ 2020/3/14 4:05:37 夏汉 阅读(145) | 评论 (1)编辑


夏汉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